防爆頁(?)

自家牌組設定有、腦補有、聖女宅邸逛街有(?)、北七有

然後有一點點CP?總之敏感者慎入謝謝:D

 



  ※

 

 

 

  刀刃劃過生物的俐落聲響迴盪在安靜的森林裡,隨手甩去劍上的血跡,古魯瓦爾多收起血腥之尾,瞇眼看著朝自己撲來卻被一劍解決的蝙蝠屍體。

 

  ……又來了。

  隱約感覺手中的劍正在騷動著,好看的眉忍不住蹙起。

 

  隨著找回的記憶越來越完整,古魯瓦爾多感覺自己的劍彷彿有生命似的,叫囂著渴求鮮血的次數越來越頻繁,蠢蠢欲動只要一個不注意就會失去控制。

 

  ──若是找回了全部的記憶,自己是否會被那深沉的慾望給吞噬呢?

 

  很多次腦海中都突然出現這個想法。

  他喜歡享受殺戮的感覺、享受用劍斬過東西的溫熱觸感,但他還沒打算讓自己的意識就這麼被吞沒。

 

  不願多花時間去思考假設性的問題,古魯瓦爾多繼續往森林深處走。

 

  穿過層層林木後是一片遼闊的草原,沒有障礙物阻擋,可以嗅到微涼的晚風中帶了點清新泥土味。

  一望無際的星空下,紅色白色交織的身影十分顯眼,古魯瓦爾多看見他尋找的人正坐在不遠處。

 

  「……布列依斯。」

 

  或許是風吹拂草的聲音蓋過靴子踩過草皮的窸窣聲,一直到古魯瓦爾多直接開口,布列依斯才注意到他的存在。

  偏頭看著古魯瓦爾多不客氣的直接在他身旁坐下,布列依斯臉上沒什麼表情,但眼裡寫滿困惑。

 

  「……你怎麼跟過來了?」

 

  「只是剛好遇到罷了。」顯然沒打算說實話,古魯瓦爾多撇嘴,「……你最近,狀況不好?」

 

  「……

 

  「什麼事情可以讓你在戰鬥時恍神成那樣?」想到稍早前布列依斯在戰鬥中的失常表現,古魯瓦爾多皺眉。總是擔任隊上主要攻擊的角色卻接連失誤甚至受重傷,怎麼想都不是平常的布列依斯會做的事。

 

  「……大概是,有點煩燥吧……

 

  「煩躁……?你妹妹的事嗎?」

 

  「那個無關。」突然板起臉孔,古魯瓦爾多還以為布列依斯被激怒了。沒想到布列依斯只是輕嘆口氣,就繼續說下去,「我覺得……有些對不起大家。」

 

  「什麼意思……?」

 

  「大家辛苦替我找回記憶……我卻……再也不能替大家擋下太強烈的攻擊……

 

  之前總是能使用傷隨光逝擋下會讓隊友受到重傷的攻擊,現在卻只能為自己使用。

  明明大家隨著記憶回歸越來越強大,自己卻……

 

  當初甦醒後脆弱得需要站在隊友背後讓大家支援的古魯瓦爾多現在已經強大到連自己都感到恐懼,而被大小姐評為主力的自己卻在原地踏步。

 

  多麼無力。

 

  見布列依斯垂下頭不再說話,古魯瓦爾多第一次覺得原來布列依斯還是有著人類該有的情感。

  嚴肅、堅持著屬於自己的正義,從聯隊時期布列依斯那壓倒性的力量總給人冷酷無情的印象。

 

  但眼前的布列依斯卻不是。

  卸下厚重鎧甲的他,體型和古魯瓦爾多差不了多少,沒了鎧甲保護彷彿隨便都能給布列依斯致命的攻擊。

 

  「現在的我……你只要拿劍對準我的心臟就能輕鬆解決我了。」

 

  用手指著自己左胸口嘴角勾勒出淺淺的苦笑,一頭隨風飄散的銀色長髮在夜色中閃爍著柔和的光芒,美麗卻給人倏忽即逝的印象。

  以往支持著布列依斯的是妹妹,為了妹妹不能倒下的念頭造就了布列依斯的強大,那麼,在死後的這個世界,還有什麼能讓他堅持下去?

 

  錯得離譜。

  那堅強而美麗的強勁只是包裹著背後那一碰即碎的柔軟之處。

 

  忍不住伸手撫上布列依斯略顯冰涼的臉頰,布列依斯出乎意料的並沒制止他,只是眨著長長的眼睫回望他的視線。

 

  「你做什──痛!」慘叫一聲摀著被古魯瓦爾多毫不留情捏痛的臉頰,紫色的眼眸氣憤的瞪著兇手,「你想要我在這裡打昏你嗎?」

 

  「……這才像話。」

 

  「啊?」

 

  「這才是我認識的布列依斯。」滿意的點頭,古魯瓦爾多收回手,「那個像女孩子一樣在那裡唉聲歎氣的布列依斯我不認識,我只認識強悍的說總有一天會解決我的布列依斯。」

 

  「你……」

 

  ──自己到底在做什麼。

  一直以來認為自己唯一緊握在手中的就是那份強大的力量,現在卻因為一點小事就輕易被戳破了弱點。

 

  想說些什麼卻發現自己詞窮不知該如何開口,抿著唇,布列依斯只能愣愣的坐在原地凝視古魯瓦爾多的臉龐。

  胸口莫名的燥熱,不知名的情緒蘊釀著什麼像是試圖破繭而出。

 

  「布列依斯?怎麼不說話了?」

 

  『喂,那邊兩個在打情罵俏的,大小姐找你們。』

 

  「誰在打情罵俏了!」

 

  想都沒想就反射性回嘴,轉過身,艾伯李斯特和瑪格莉特正站在古魯瓦爾多走來的方向。過於曖昧的氛圍散去,布列依斯突然有些感謝艾伯李斯特和瑪格莉特的出現。「大小姐有說找我什麼事嗎?」

 

  「呃……大小姐說你看到古魯瓦爾多先生就會表現失常,所以要處罰你……」眨著漂亮的眼瞳,瑪格莉特吞吞吐吐的說明,似乎很猶豫該不該當著兩人的面說。

 

  「……看到我就失常?」

 

  「那是錯覺。」秒速回答。

 

  「大小姐說的也是錯覺?」

 

  「對。我現在就去找大小姐,先告退了。」

 

  布列依斯有些慌亂的樣子讓在場幾位都錯愕了一下,深怕再繼續對話下去就會被看穿什麼,布列依斯急忙起身往宅邸走去,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樹林中。

 

  「……他到底在幹嘛?」狐疑的表情,古魯瓦爾多看向艾伯李斯特,可惜艾伯李斯特只推了下眼鏡,「我不知道。」

 

  「嘛,讓布列依斯先生自己處理吧……有點晚了我們快點回去吧?」精緻的臉蛋掛著甜甜的笑容,瑪格莉特踩著輕盈的步伐,往宅邸前進。艾伯李斯特和古魯瓦爾多沒多說什麼,隨之跟上瑪格莉特的腳步。

 

  「──能有機會和大家一起組隊,真的很棒呢。」

 

 

 

  【Fin】

 

 

 

不忍說最近被婊EX傷隨的各種對話雷到不行所以才寫這篇(艸

全篇我只是想寫一句話哈哈哈哈^QQQQQQQQQQQQQQQ^

我就是傻傻的去換被一堆人視為OO(雷到不想說)的R3布列列怎樣布列列還是我換的第一張R卡唷揪咪wwwwwwwww

小布最棒惹以後誰在讓我看到在那裡吵我就開鋼彈去輾你們喔喔喔喔喔   (被打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o 的頭像
Reo

自由天空

Re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