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還有寫過別的作品不過統一只選Reborn的來作答
不然有點刺激(?????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2010年11月
【Reborn骸綱】白袍與槍


開頭:
這是個危險的遊戲,以人命為籌碼。
沒有任何的選擇權利,只能隨著惡魔起舞。


結尾:
「我想去旅行。嗯,大概……不會再回來了吧。」


喜歡的部份:
「……感覺到我正用槍抵著你嗎,澤田醫生。」



怎麼都是對話(欸###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2010年6月
【Reborn骸綱】99%


開頭:
一大早就被澤田綱吉用電話吵醒,某位六道骸先生的心情很惡劣。
就算他脾氣好,也不代表他可以接受有人一早就以公事為藉口,假提醒之名行擾人清夢之實。


結尾:
所以最後到底是怎麼掙扎掙扎到沙發上去、怎麼掙扎掙扎到衣衫不整、怎麼掙扎掙扎到發出了引人遐想的聲音,大概只有當事人自己知道。


喜歡的部份:
你是笨蛋嗎?你是笨蛋吧?彭哥列你這個笨蛋!




請相信我真的很喜歡那句(被突破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2010年1月1月 ←微妙


開頭:
那纖細的身影如慢動作般的倒下,雨水的味道混雜了一股濃濃的血腥味,幾滴溫熱的液體濺上了臉頰,顫抖的指尖觸摸到那股黏稠的那一瞬間,世界變成了怵目驚心的血紅。


結尾:
無。(亙


喜歡的部份:
當這個世界被寂寞所包圍,留在你身邊的還剩下誰?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2007年11月
【Reborn DH】差異


開頭:
『恭彌你知道嗎?』
『其實霧和雲,是同一種東西喔』


結尾:
「吶…恭彌你這不就出現差異了嗎?十年前的你可不是這樣說的喔!」
「…要你管。」


喜歡的部份:
「你這加百羅涅的首領不要做這種任性的蠢事好不好?」


苦笑。


「沒關係,我…已經好幾年沒有任性過了…」




開頭那個絕對不是水果鳥!!!!
只是上地科上到的!!!!
好恥(抹臉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2007年 【Reboen DH】差異
昔日還算風光的彭哥列分部彷彿被畫下了句點。
當迪諾和了平一起到了印象中那棟分部建築物的所在地時,已經完全認不出來了。
在他們眼前,可說是僅剩下廢墟一片。房屋倒塌、斷垣殘壁,地上則是沾滿了令人怵目驚心的血跡及成堆的屍體,再加上許多仍在燃燒的木塊。


死傷慘重。


濃濃的黑煙讓視野變得很差,連眼角都綴上了一點淚水,難聞的血腥味和屍體燃燒的臭味更是不斷刺激著嗅覺,使人有種反胃的感覺。



2010年【Reborn骸綱】六十八億分之ㄧ
煙霧緩緩散去,眼前的景象總算開始變清晰。
完全陌生的房間,不熟悉的環境,為什麼自己會來到這裡六道骸完全摸不著頭緒。
腳邊還掉落著一件純白的襯衫,窗戶緊閉著窗廉也闔上,空調的溫度十分舒適但房裡卻有點昏暗。


一旁的桌上擺著一小疊文件和資料夾,鋼筆凌亂的扔在一旁,還有排在一個金屬髮圈旁的一支黑色掀蓋手機。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2009年8月【Reborn骸綱】終究注定
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清楚,斷斷續續又穿插甜膩的呻吟,只有催情的效果。


過多的快感讓他想脫逃,但每回他試著想拉開兩人的距離,下一秒六道骸又會狠狠地頂入他體內,讓他的身體又是一陣癱軟只能徒勞地掙扎。


「クフフ…彭哥列你可別想逃喔」壞心的加大抽插的力道,沒想到澤田綱吉的身體跟自己竟是如此的契合,溫暖的包覆和緊絞自己灼熱的甬道都是超乎想像的甜美,捨不得放手。




2010年12月【Reborn骸綱】連鎖效應
白細的雙腿被張開到極限,雙手緊緊環住壓在自己身上的人肩膀,柔軟的甬道順從的接納侵入者的侵犯。
褐色的眼裡布滿淚水,嘴邊溢著甜膩的呻吟和下身抽插造成的濕潤水聲交錯在一起,完全沒有思考的能力,只能任憑快感及本能控制自己的身體。


「嗯、十年前的綱吉也好棒呢……」


滿意的稱讚享受被溼熱內壁包裹的舒適感,下身挺進的力道、頻率逐漸增加,惡意擦過敏感點,惹得身下人眼淚掉得更兇才溫柔吻去滾落的淚珠。




媽呀這題怎麼這麼恥(艸
第一次骸綱髒髒跟最新一次(????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Reborn骸綱】My dear master
優雅的移動到澤田綱吉肩膀附近坐下,蓬鬆的尾巴輕輕從澤田綱吉臉頰上拂過,像被羽毛刷過的觸感讓澤田綱吉瞇起了眼睛,伸手環住靛藍色的貓兒。


「沒有啦,只是一早被嚇醒有點累……骸,我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


「嗯?」


「……可以讓我摸你的肉球嗎?」


於是某澤田綱吉再次慘遭肉球巴掌攻擊。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Reborn骸綱】Can You hear Me?
緊閉的眼簾有點溫熱腥鹹的感覺,他分不清那是庫洛姆還是他本身的情緒,他只知道,那是他全身上下唯一的熱度。


「骸大人……?」


突然一股寒意竄上少女有些瘦弱的身軀,手掌緊緊貼著耳朵,卻無法聽見她最尊敬的那人好聽的聲音。
胸口被黑暗深沉的情感給填滿,全身不斷顫抖,少女跌坐在地上。


視線模糊了,晶瑩的眼淚不斷在眼眶打轉,最後順著白淨臉頰的弧度滑過,滴落地上。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Reborn骸綱】六十八億分之一 Extra
勉強躲開澤田綱吉的攻擊,六道骸差點撞上身後的桌子,還沒穩住身體,澤田綱吉又一拳毫不客氣的打過來,重心一歪,平衡連帶被破壞,在千鈞一髮之際急忙拉住桌腳往旁邊滾去,差點來不及躲開往自己臉上呼過來的攻擊。


「……綱吉君,你該不會是故意瞄準我的臉的吧?」


「你說呢。」


又一拳往六道骸臉上撲去,因為剛才整個人倒在地上,而且身旁就是桌子擋住移動空間,這次六道骸只來得及避開一點點,火焰擦過臉頰留下一條血痕,一旁的地板則是整個凹陷外加被燒個焦黑。


完了,澤田綱吉是真的認真起來了。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Reborn骸綱】The Truth behind You


「嗯?因為我不小心一直想骸的事……」
「啊?」
「你不是摔門很生氣的出去嗎?我本來想要去追你的可是就剛好接到急診的通知……」句子後面越說越小聲,澤田綱吉的臉也跟著染上淡淡的粉紅,「所以就……」


「親愛的綱吉君,我可以把這解讀為你在意我的意思嗎?」




其實這篇整個都很芭樂(抹臉)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啊哈哈我都沒進步(你還敢說##
那篇DH真的超恥我打開看到開頭就傻了(艸
然後我好像都喜歡寫些奇怪的東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o 的頭像
Reo

自由天空

Re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