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看到R卡對應角要被拔除的產物

原本是因為下午打任務時發生了這個所以想寫王子ㄉㄉ硬來(?)

後來變成公主妥協

最後R卡拔掉對應角消息一出來就暴衝成這樣惹aec8d6c17906118147d1d1e523eac1fc_w48_h48   (到底

 

 

 

  ※

 

 

  那不過是一瞬間發生的事。

 

  原本還待在自己房間中翻閱書籍享受不用出任務的悠閒下午時光,古魯瓦爾多卻突然闖進自己房間,然後還來不及反應,就硬是被拉著來到荒郊野外的廢墟旁。

 

  古魯瓦爾多氣急敗壞甩開門時布列依斯還以為房間的門板會被整個拆下來,正思考著除了珍藏的標本被破壞之外還有什麼事情能讓那個總是帶著三分慵懶的古魯瓦爾多激動成這樣,古魯瓦爾多提起擺在房間角落的白銀之劍就把他給拉出房間。

 

  然後就是現在。

  沒有林木遮蔽的草原上風刮得讓人快站不穩腳步,僅有棟低矮的廢墟幫忙遮擋一點陽光,無法看清楚站在廢墟陰影下的古魯瓦爾多臉上表情,布列依斯伸手按住被弄得有些凌亂的柔順銀髮,忍不住皺眉。

 

  「古魯瓦爾多,你可以說明一下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嗎?」

 

  「……沒什麼,來打一場吧。

 

  「啊?」

 

  反射性接住古魯瓦爾多拋過來的白銀之劍,見自己的愛用劍被如此對待布列依斯本來還想開口說教,古魯瓦爾多卻提著黑王子狠狠朝他斬去讓他只能狼狽的向後退開。

 

  劍刃碰在一起的清脆聲響沒有被風聲掩蓋,古魯瓦爾多較以往還要凌厲的攻勢布列依斯差點招架不住,還沒準備好就被迫拔劍只能勉強接下一次次的攻擊,完全沒有空隙反擊。

 

  「你曾經說過我身手退步了對吧?現在似乎是你退步?」

 

  趁著布列依斯想回話的空檔不客氣的提劍往前一揮,隨著劍與劍碰撞的巨大聲響兩人的武器就這麼往旁邊飛了出去,碰的一聲插在泥土地上。

  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布列依斯甚至連想前去將白銀之劍檢起的念頭都還沒升起就被古魯瓦爾多狠狠扯進廢棄建築中。

 

  被甩到牆邊時背部的撞擊使布列依斯疼得到抽口氣,手腕被古魯瓦爾多以不算溫柔的力道箝制住,然後就是一陣狂暴的索吻。

  毫不留情的吸吮啃咬,柔軟的唇瓣幾乎要滲出血來,布列依斯根本搞不清楚事情前因後果就聽到布帛撕裂的聲響,緊接著古魯瓦爾多的手跟著繞到背後直接探入褲內。

  無禮的舉動終於惹火了布列依斯,本能性地用沒被扣住的左手賞了古魯瓦爾多一拳,總算暫時制止對方粗暴的動作。

 

  「古魯瓦爾多你到底在搞什麼鬼!」氣得連平常少用的粗魯字眼都出現,清澈的紫眸惡狠狠瞪著離自己只有一點點距離的古魯瓦爾多,「有必要莫名奇妙來這種地方,還突然動手嗎?」

 

  「……沒什麼,只是突然想要。」沉著臉拉下原本按在牆邊的布列依斯右手覆上自己已經有了反應的下身,溫熱硬物感透過布料傳來,布列依斯立刻紅了臉掙扎著想抽回手,「這樣瞭解了?」

 

  知道布列依斯沒打算再反抗,古魯瓦爾多讓布列依斯靠著牆坐下後迅速動手褪下布列依斯下身的衣物。

  甜膩的親吻不再如方才來勢洶洶,四片唇相貼,舌尖纏繞舔舐的同時手指不忘進行著拓展的動作。

 

  「為什麼、嗯,非得在這種地方……」緊閉眼忍耐下身被異物撐開的不適,布列依斯努力將注意集中在兩人唇舌交纏上,「要找回記憶時不就會──

 

  「沒機會了。」

 

  「……什麼意思?」錯愕的退開看著古魯瓦爾多的臉,但腥紅的瞳孔裡看不出半點開玩笑的意味,布列依斯只得愣愣等著古魯瓦爾多回答。

 

  「人偶說以後取回記憶,只要湊足碎片就可以了。」

 

  「也就是說……

 

  ──那僅存的一點關連性也將消失殆盡,了嗎?

 

  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與古魯瓦爾多的關係一直都被厚重的迷霧所覆蓋,除了自己想起一點到古魯瓦爾多城裡執行任務的記憶和彼此特定的台詞之外,兩人的交集就只剩下取回記憶時需要對方這點。

 

  最脆弱、卻又是最堅固的關連性──

  將不復在。

 

  「布列依斯?」停下動作看著眼前突然垂下頭久久不語的銀髮審判官,古魯瓦爾多思考著該不該直接強迫對方抬臉。

 

  「……沒事。」

 

  突然用手掌摀住古魯瓦爾多看起來似乎想說些什麼的嘴,讓身體往古魯瓦爾多貼近了一點,布列依斯將臉轉向一旁,原本併攏的雙腿第一次主動張開迎接對方的進入。

 

  ──看不見布列依斯的臉。

 

  柔軟緊窒的甜美包覆感襲上腫脹的下身時,他似乎看見銀色的鬢角旁綴了點什麼晶瑩的光芒。

 

 

 

  ※

 

 

 

  「你是笨蛋吧布列依斯?」

 

  扯下頸上的領巾替布列依斯擦拭遺留在溫熱體內的黏膩體液時。古魯瓦爾多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不意外的換到布列依斯的怒視,但一加重手邊的力道後者立刻無力的癱軟了身子,靠著牆壁輕喘調整紊亂的呼吸。

 

  「你就這麼想透過我取回過去的記憶?」

 

  「煩死了,當我撞昏頭了可以嗎。」

 

  識相的沒再說出調侃布列依斯的話語,古魯瓦爾多用另一手捧起布列依斯的左手,在無名指處輕輕印下一吻。

 

 

  「記憶什麼的、那些東西對我不重要……我只想要現在,身邊有你在。」

 

 

 

 

  【Fin】

 

 

 

 

 

 

 

雖然是因為法律關係啦可是我(RYYY

唉......

當我腦袋也撞昏了吧(????? 

居然寫這寫到天亮看來我病重惹(痛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o 的頭像
Reo

自由天空

Re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