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的空姐機長航廈趴囉,設定請洽之前的Trouble Maker。

女裝有,不能接受者請慎入感謝。

 

 

 

 

 

 

 

01.

 

布列依斯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

又或者,是突然被下了什麼蠱,所以他才沒很狠踹開壓在自己身上的那個男人。

 

──就如同好幾年前那個晚上一樣。

 

 

 

02.

 

撐著有些疲倦的身體來到機艙準備,明明是男人卻得因為人手不足被迫穿上女性空服員的制服,不管經過幾年,布列依斯還是無法習慣。

 

會選擇待在這間航空公司擔任空服員,唯一的優點就是薪水待遇不薄,能讓他支付妹妹的醫藥費以及離家近方便照顧妹妹,連布列依斯自己都很意外他能夠為了這樣的理由接受這樣的工作。

喔對了,遭殃的還有跟布列依斯同時期進公司的老同學利恩,明明體格較布列依斯健康五官也沒布列依斯那麼秀氣,卻得基於公平待遇之類的理由一併處理,布列依斯記得利恩那時氣到想離職表達不滿,最後是被比他們資深卻很照顧他們的前輩瑪格莉特所挽留。

 

扣除服裝問題,其實這真的是個不錯的工作。

 

──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直到一直跟他們搭檔的老機長決定要退休那天,事情才有了變化。

 

 

「這位是古魯瓦爾多,今天開始,我的位置就由他取代了。」

 

 

「嗯?利恩和布列依斯你們認識他嗎,怎麼表情這麼奇怪?」

 

「算認識吧?」用手指撓抓酒紅色的頭髮,利恩困擾的瞥了布列依斯一眼才慢吞吞的回答美女空服員的問題,「大學同學,不過布列依斯應該和他比較熟。」

 

……嗯,是同學沒錯。」

 

刻意避開瑪格莉特粉色眼瞳投來的好奇目光,布列依斯像是要再次確認一般,仔細的打量站在他們面前的那位新任機長。

 

那熟悉的深灰短髮和精緻的俊俏面孔,記憶中找不出第二個相同的人。

 

布列依斯作夢也沒想到,自己會有再遇到古魯瓦爾多的一天。

他還以為那張總是淡然的臉以及相關記憶不會再出現在他面前。

 

 

 

03.

 

說起他和古魯瓦爾多的孽緣,布列依斯只能說是巧合。

很湊巧、湊巧得讓人難以置信的那種。

 

宿舍被分配在同一間寢室,以學號分組的報告被分配在同組,結果大學生涯中和他走得最近的就註定是古魯瓦爾多。

班上的同學謠傳古魯瓦爾多似乎是什麼有錢人家的老三,古魯瓦爾多也沒否認,依舊是我行我素,他甚至懷疑對古魯瓦爾多來說,學校只是他打發時間用的,學校上課內容對他一概沒用。

就連他也是跟古魯瓦爾多相處了好幾個月,古魯瓦爾多才稍微肯回應他的問話。

 

啊啊他記得有次他禁不住好奇真的開口詢問,得到的答案是他是被他老爸逼著來讀大學的──古魯瓦爾多毫不隱瞞。

 

優等生布列依斯,就是這樣和系上的幽靈學生古魯瓦爾多扯上了關係。

 

 

 

04.

 

「喂布列依斯,你和古魯瓦爾多到底是什麼關係啊?」

 

飛行期間待在休息室待命時,正是空服員最愜意的時間。

吃些小點心補充體力,這時他們總喜歡聽瑪格莉特講些瑣碎的經驗分享。

 

有著一頭淺藍色俏麗短髮的瑪格莉特眨著眼,在利恩拋出震撼彈後興致勃勃的盯著布列依斯,寫滿好奇的眼神讓後者忍不住皺起眉,不客氣的向始作俑者回嘴。

 

「那你怎麼不說說你和阿奇波爾多是什麼關係?」

 

話題中的阿奇波爾多,是機上專屬的維修員,舉凡各種機械配備甚至到洗手台、飲水機全交由他負責。

說難聽點就是所謂的水電工啦,阿奇波爾多喜歡這樣自嘲然後拍拍利恩的頭,把利恩氣得用力踩他一腳作為報復。

 

「我跟那個大叔才沒有關係好嗎!」撇嘴,利恩不滿的表情不具任何威脅性,瑪格莉特和布列依斯早已司空見慣。

 

「那我和古魯瓦爾多也沒有關係。」

 

「咦?不過我記得,當初公司分派制服給利恩時不是讓阿奇波爾多先生很開心的說什麼這間公司真不錯嗎?」甜美的嗓音有些無辜,布列依斯忍住笑的同時利恩已經黑了一張臉。

 

「瑪格莉特小姐,你是故意的嗎?」

 

「怎麼會呢?」回了一個有點淘氣的笑容,瑪格莉特又看向布列依斯,「不過我的直覺告訴我,布列依斯你和機長關係應該沒那麼單純?」

 

……我們真的是普通同學。」停頓,「……只是,有不小心……上過一次床。」

 

 

話題的結尾是利恩把喝到一半的果汁通通噴了出來。

 

 

 

05.

 

總算結束一趟長時間的飛行,確認乘客都已經下了飛機稍微收拾機上的物品後,布列依斯告別瑪格莉特和利恩準備回家休息。

在心中盤算著該帶點什麼回去給梅莉亞,布利依斯沒注意到有個人影擋住了他的去路。

 

「你還想跑嗎,布列依斯。」

 

已經將厚重的外套脫下拿在手上,古魯瓦爾多一手撐在牆上,硬是將布列依斯的去路阻斷。白淨的臉上帶了一點少見的怒意,布列依斯忍不住縮了下肩膀,深吸口氣強迫自己冷靜才重新昂起頭。

 

我並沒有跑。

 

「那五年前,你不告而別要怎麼解釋?」

 

注意到布列依斯似乎打算彎下身從自己手臂下方鑽過去,古魯瓦爾多乾脆直接用手抓住布列依斯的肩膀,逼迫布列依斯面對自己。

銀色的長髮被古魯瓦爾多扣住他肩膀的動作拉扯到,疼痛和隱約的發麻感總算讓布列依斯放棄掙開的打算。

 

「說好了,那個晚上當作沒發生過的吧。」

 

 

那只是意外。

只是一時的意亂情迷。

 

 

 

【TBC】

 

 

 

 

 

對不起我好喜歡砲友設定(艸(你#

明明有意思床也滾了可是還要堅持不喜歡對方好煩燥好喜歡喔喔喔(艸艸艸

對不起我好雷(艸

說好的儀錶板普類要等下集啦啊啊啊為什麼會變這麼長喔aec8d6c17906118147d1d1e523eac1fc_w48_h48  (眼神死一百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o 的頭像
Reo

自由天空

Re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