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來有,請小心。

莫名奇妙有,也請小心。

 

 

 

 

  ※

 

 

 

  「已經確定要在這邊住一個晚上了嗎?」

 

  努力回想以前在連隊時野外紮營的記憶,布列依斯和艾伯李斯特、古魯瓦爾多邊阻止聖女之子幾乎是搗亂的幫忙邊辛苦將兩組帳篷搭建在空曠的草地上。

 

  他們現在所在地是月大陸的雷恩高原,為了執行任務來到一塊名為虛無之地的區域。正如其名,這塊區域什麼障礙物都沒有,雖說視野清晰,但整片荒蕪的沙地讓人十分困擾,漫無目的的在空曠的草原徘徊不知多久,他們好不容易才找到緊鄰小溪的一小片樹林作為紮營處。

  其實這個任務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執行,但以往執行這個任務他們都是直走,在接近終點處的荒野捕捉棲息在該地的兇兔回宅邸,而這次聖女之子接到任務卻興致勃勃的嚷著今天要走別的路線探險一下──結果就演變為現在的情況了。

 

  該感謝出門前瑪格莉特好心的提醒需不需要將紮營物品帶出嗎?早該想到依聖女之子路癡的程度一定會迷路的。

 

  忍不住嘆氣,總算將帳篷搭建完畢,布列依斯回過頭來,接過人偶撿回的枯枝準備升火,「對了大小姐,那帳篷要怎麼分配?」

 

  「喔,我今天想跟艾伯睡!」

 

  想都沒想就漾開笑容開心回答,人偶興奮的嗓音讓在場另外三人都愣在原地,顯然反應不過來。

  依照往例,作為領導的聖女之子總是吵著要跟據說是她最信賴的布列依斯一起,今天到底是發生什麼事如此的反常,該不會是吃了那個整天進行奇怪研究的工程師特製藥品吧?

 

  拜聖女之子不太喜歡帶堅持要用自己所調製藥物攻擊敵人的工程師出門所賜,那位名為羅索的技官樂得整天在宅邸的專屬實驗室研究一些有的沒的──而且專拿其他人當做實驗品。

  沒記錯的話,不久前才發生過艾伯李斯特誤食被添加藥劑的水昏迷一整天結果忠心耿耿的軍犬氣得差點把實驗室拆掉的慘劇。

 

  「你們怎麼都用奇怪的表情看我?」沒有會意到布列依斯和艾伯李斯特為何神情怪異,眨眨藍色玻璃珠眼瞳,人偶不滿的癟起嘴,「很久沒和艾伯聊天了嘛……

 

  「我知道了大小姐,已經很晚了,趕快來準備晚餐吃完休息吧。」藉著身高差用手輕拍下人偶湖水藍的長髮,「那……布列依斯你就跟古魯瓦爾多睡那邊那個帳棚吧。」

 

  「好耶艾伯我要聽你講你跟艾依以前的故事喔!我聽利恩說你們兩個以前在連隊都黏得緊緊的到處放閃光!」

 

  「大小姐,請別為難我。」

 

  見人偶蹦蹦跳跳的扯著艾伯李斯特大衣衣襬點題讓後者困擾的不斷用手推眼鏡逃避,布列依斯忍著笑意轉過身。

  提起為了方便動作擱置在一旁的隨身物品,布列依斯跟著對分配位置沒興趣、一聽到結果就開始移動的古魯瓦爾多一同將東西放入帳篷。

 

 

 

 

  ──希望能平安度過今晚呢。

 

 

 

 

  當時如此想著的布列依斯現在十分後悔為什麼自己那時不乾脆堅持要陪聖女之子然後去跟他們擠一個帳棚。

 

  迷路一整天的疲勞及晚餐份量不足的饑餓感讓布列依斯回帳篷後很快就入睡,沒想到半睡半醒之間卻感覺到有雙手不安分的在自己身上騷動。

  即將進入熟睡的朦朧意識使布列依斯一時不能反應那有著略低體溫的手究竟打算在自己身上摸索什麼,直到溫熱的鼻息貼上後頸,他才猛然驚醒。

 

  「古魯瓦爾多,你給我住手!」

 

  「我建議你最好小聲點……不過如果你想要有觀眾在場的話,我不介意你繼續?」

 

  「你!」十分確定古魯瓦爾多絕對能說到做到,布列依斯咬著牙阻止即將溢口的怒吼。

 

  該死,他怎麼會如此大意?

  之前古魯瓦爾多就有幾次未遂的記錄了,他竟然還愚蠢到跟古魯瓦爾多同宿。

 

  「我本來以為,你會拒絕跟我一起呢。」

 

  古魯瓦爾多臉上沒什麼表情,但布列依斯卻莫名對那雙石榴紅的眼眸感到恐懼。

  剛剛快睡著而昏昏沉沉的時候衣襟早被解開,雙手甚至被古魯瓦爾多拿領巾緊緊綁住無法掙脫。

 

  「你跟大小姐串通好的?」

 

  「不,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人偶會突然說要和艾伯李斯特一起──不過倒是幫我很大的忙就是了。」

 

  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撫摸布列依斯因上衣敞開而裸露出的胸口,不像施暴者會有的輕柔的力道有意無意撫過敏感腰側,若不是在這種情況下,布列依斯覺得自己大概會舒服得瞇起眼睛享受古魯瓦爾多的碰觸吧。

 

  回想起幾個月前因為古魯瓦爾多受傷被命令去他房間幫忙治療包紮,結果卻被按在床上差點被強要的悲慘回憶,布列依斯有些埋怨警覺性不夠的自己。

 

  趁著布列依斯分神的期間不客氣的將對方的褲子褪下,一手握住對方仍在沉睡的器官輕揉,另一手指尖沿著臀線撫下,一觸上緊閉的入口試圖進入時懷中人立刻大力掙扎試圖甩開古魯瓦爾多的箝制。

 

  「嗚!」

 

  感覺到下身被手指擠入的刺痛感,布列依斯難過的發出一聲嗚咽,過度乾澀讓動作無法進行,注意到布列依斯的不適,古魯瓦爾多伸手往一旁的行李裡摸索一陣子後不知道翻出什麼,再次往布列依斯下身襲去。

 

  「這樣有好一點嗎?」

 

  「你居然帶這種東西出來任務!」濕滑冰涼的觸感很明顯是潤劑一類的東西,布列依斯惡狠狠的低吼,「還說你沒有預謀?」

 

  「這個?之前出任務不是有一次未遂是因為被艾伯李斯特撞見嗎,他為了表示歉意塞給我這個,就一直放在袋子裡了。」

 

  「真是夠了……

 

  已經受夠這種種堪稱離譜的巧合了。

  委屈的情緒湧上,連布列依斯都聽出自己的聲音裡帶點哽咽。

 

  「……布列依斯,你在哭?」正在納悶剛剛還在死命掙扎的布列依斯怎麼沒再使力推拒,昏暗狹小的帳篷加上背對的姿勢無法看清楚對方的臉,古魯瓦爾多只能由聲音辨認對方的不對勁。

 

  「並沒有。」

 

  深吸一口氣後用手肘用力往後一頂,但礙於雙手被捆住,能活動的範圍受限威脅性並不大,古魯瓦爾多只悶哼了一聲又開始手邊的動作。

  技巧性的撫摸套弄有效的撩撥情慾,布列依斯很快就感覺到自己下身起了反應,可惜還來不及為自己誠實的身體感到羞恥,隨著古魯瓦爾多抽出手指,灼熱的硬物就抵上自己的股間蓄勢待發。

 

  「你、不准──!」

 

  知道自己面臨什麼危機,布列依斯反射性想掙開圈住自己的古魯瓦爾多,然而古魯瓦爾多搶先一步用力將他翻過身去,突然被迫轉變為趴伏的姿勢布列依斯只能用手作為支撐防止自己整個臉埋入毯子因而窒息。

  沒放過布列依斯無法抵抗的這個機會,俐落的用手臂攬起布列依斯的腰桿,古魯瓦爾多隨即將隱忍得有些發疼的慾望挺入柔軟的窄道。

 

  「嗚……」

 

  身後被一點一點撐開的疼痛讓布列依斯難過的慘白了整張臉咬著唇什麼話都說不出來,總算如願以償將審判官和自己的身體相繫的黑王子倒是發出滿足的輕喘,安撫似的撫摸眼前線條優美的美麗背脊。

 

  「我回去、一定要拿劍砍死你……

 

  「歡迎喔。」彎下身在布列依斯肩膀落下一吻,古魯瓦爾多順手將捆著布列依斯雙手的領巾解開。「如果到時你還有體力的話?」

 

  「……混、帳!」

 

  咬牙切齒的咒罵對方,最後是怎麼熬到古魯瓦爾多滿足的將滾燙的濁液射入自己體內布列依斯已經沒有印象,模模糊糊中他只記得古魯瓦爾多幫他清理時似乎說了些什麼。

 

 

 

  ※

 

 

 

  「阿咧?艾伯艾伯,布列和古魯怎麼都不見了?」

 

  一大早起床就發現少了兩個人,人偶差點以為昨晚是不是有什麼魔物來襲擊。

  緊張詢問被吵了一整晚而沒睡好的艾伯李斯特,得到的回答只有一句。

 

  「布列依斯好像身體不舒服吧,古魯瓦爾多先陪他回宅邸休息了。」

 

  「……我是不是不小心把布列給賣了?」

 

  「呃,大小姐你不要想太多比較好。」

 

  好不容易說服只差沒躺在地上哭鬧的人偶繼續往終點前進,艾伯李斯特無奈的揉著額際思考該怎麼處理。

  至於完成任務後回去怎麼發現差點被某兩人拆了的宅邸則是後話了。

 

 

 

  【Fin】

 

 

 

話說為什麼會出現這篇其實是因為不知道為什麼和Rann打打聊到虛無之地2的野生布列都沒人去找他所以還是處O

結果就興致勃勃的帶王子插了一堆劍3去找他而來的(你#

本來真的很想來個寂寞的布列坐著看花然後第一次有人來就被(RY)(??????

後來想想自家的布列怎麼辦還是作罷就變成王子在虛無之地對布列硬來了aec8d6c17906118147d1d1e523eac1fc_w48_h48(到底多愛硬來

 

呃忘了說,設定上那兩位大概是想在一起又不在一起(?)然後咕嚕想更進一步布列又不給進這種感覺吧(???????aec8d6c17906118147d1d1e523eac1fc_w48_h48aec8d6c17906118147d1d1e523eac1fc_w48_h48aec8d6c17906118147d1d1e523eac1fc_w48_h48

有機會再補完我想先去玩儀表版普累(被巴頭 

 

附一下影片 18禁(?)注意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o 的頭像
Reo

自由天空

Re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