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超溫馨可是內容不溫馨的東西(?

我也不知道我在幹嘛了反正就之前的黑咕嚕嘗試隨筆的完整版這樣,我家的超純情的突然要他演重口味我覺得他都快哭了aec8d6c17906118147d1d1e523eac1fc_w48_h48aec8d6c17906118147d1d1e523eac1fc_w48_h48aec8d6c17906118147d1d1e523eac1fc_w48_h48(???  

拿來當香菇雞成年禮物剛剛好(幹

 

閱讀前注意事項

寫文的焦躁MAX有、ㄍㄌ黑化嘗試有、骯髒有......吧、一點點點R卡捏他

 

大概就這樣,以上OK再點開感謝。aec8d6c17906118147d1d1e523eac1fc_w48_h48

 

 

 

  ※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遙遠的國度裡住著一個國王和皇后。

  他們很想要一個孩子,總是很誠意的向上蒼祈禱。

 

  不久之後,皇后果然生下了一個可愛的小公主,但好景不常,生下小公主後不久,皇后就去世了,為了公主,國王又娶了一個新皇后,然後新皇后卻是個心腸惡毒的女巫。

 

  故事的最後,壞皇后受到了上天的懲罰,結束了她作惡多端的一生。

  於是公主和王子幸福快樂的在一起了。

 

 

  布列依斯還記得,在梅莉亞小時候他常常讀這些童話故事哄梅莉亞入睡。

  女孩子嘛,總是特別喜歡這種浪漫的童話,只要故事裡有提到公主王子的,最後的結局總是公主和王子幸福快樂的在一起。

 

  

  ──所謂的美滿的結局。

 

 

  「你還在期待有個美滿的結局嗎?」

  「──不可能的,布列依斯。」

 

  從你做出決定的那一刻起,未來就注定是悲劇。

 

  那是種淡然、像在敘述別人事情的口吻,即使黑王子似乎沒有那個意思,布列依斯卻覺得那嗓音刺耳得彷彿能劃破鼓膜。

 

  「……打從一開始,我就沒奢求過什麼。」

 

  抱著覺悟套上沾染血跡也不明顯的紅色制服,銀白色的劍閃著銳利的光芒,可惜卻被用來斬殺排除過去的隊友、過去的前輩──所謂的汙染者。

 

  少年時期參加連隊被培育訓練用來回收渦,卻又因為成為汙染者而面臨被排除抹殺的命運,何等諷刺?

 

  遲早有一天,也會輪到自己的吧。

  當自己的利用價值歸零的那一次。

 

  並不是懇求原諒什麼的,至少,自己染著血汙的手能還夠用守護妹妹的未來,那就夠了。

  跌跌撞撞的被迫學會堅強、學會冷酷無情,面對過去的前輩胸口如何作疼也得偽裝成沒有痛覺一般,冷漠的舉起劍砍下,任憑血花噴灑綻放在自己面前。

 

  其實這樣的行為舉止,又怎麼能稱為正義呢?

  刻意忽略心裡的矛盾,布列依斯告訴自己,只要專心的想著該如何保護梅莉雅──自己唯一的妹妹,這樣就好。

 

  「……有人說過嗎?其實,你蠻適合紅色的。」

 

  「夠了,古魯瓦爾多。」忍不住皺起眉頭,布列依斯還是第一次遇到古魯瓦爾多比自己還要多話的情況,「你想閒聊的話請找別人,很抱歉我沒這個心情。」

 

  「吶……你是想補償我什麼?」手指纏繞著美麗的銀色髮絲把玩,唇邊彎起細微的弧度,古魯瓦爾多的眼底閃著一抹危險的紅。

 

  「……隨你怎麼解讀。」

 

  「喔,那就繼續吧……親愛的審問官大人。」

 

  ──繼續維持這病態的關係。

 

  「……我都不知道你也會有聒噪的時候。」

 

  小小的嘟嚷一聲,隨後又繼續因說話而被打斷的動作。

  屈膝半跪在古魯瓦爾多面前,布列依斯正努力用嘴取悅黑王子。

 

  已經很熟悉對方的敏感處在哪,小心翼翼用舌尖舔舐潤濕過整個灼燙的器官,送入口中吞吐吸吮時還不忘用手指愛撫無法照顧到的部份。

  不意外的聽到古魯瓦爾多滿足的輕哼,布列依斯強迫自己專心動作,早點滿足古魯瓦爾多好完事,而不是去想著自己已經殘破不堪的的尊嚴。

 

  事情怎麼發展到這一步的,不過也就是那該死的上司一時的惡趣味所導致。

  進行例行的進度報告後突然被叫住詢問和隆玆布魯王國的黑王子以前在連隊時是否感情不錯,接著得到的一句話就是『他也列入污染者名單了,很快就會分派下來你最好做點心理準備』。

 

  擺明等著看好戲吧?布列依斯都不知道自己的上司什麼時候這麼好心了。

  故作鎮定的回了句他們只是認識,甚至連朋友都稱不上,無視掉上司意味深長的笑臉布列依斯快步離開。

 

  然後呢?

  不就是一時想不開跑去和古魯瓦爾多告知這件事,結果被極盡所能的冷嘲熱諷嗎?

 

  『特地告訴我這個,有什麼意義嗎?』

 

  古魯瓦爾多那時候臉上的表情──揉合了冷漠、自嘲,又帶有一點細微到幾乎察覺不到的憤怒,只差沒直接指著他鼻頭稱他背叛者了。

 

  或許是一點補償心理、又或許是希望能從古魯瓦爾多那裡得到些指責的語句讓自己能狠下心面對那份遲早會堆在自己桌上的清單,布列依斯垂下眼睫,幾乎是赴死般的開口:『需要我替你做些什麼嗎?只要我可以作得到的話……

 

  『你是想彌補我嗎?布列依斯?』

 

  那雙鮮紅的眼眸帶著近乎失望的眼神,古魯瓦爾多唇邊勾起殘酷的笑容。

 

  『……既然你這麼問了就這樣吧,在那之前,只要我想你就得服侍我到我滿意。』

  『喔對了,用嘴就好,我不想碰不知道幾個人碰過的部份。』

 

  那話裡在暗示著什麼布列依斯很清楚。

  不論是自己以後將要面對些什麼,又或者是被誤解了些什麼。

 

  『如何?』

 

  『……你想要的話,可以。』

 

  咬著唇點頭的同時,他似乎可以感覺到很久以前就在心裡的那如新芽般脆弱的感情,在有機會成長茁壯前就這麼被硬生生扼殺拔除。

 

 

  【TBC】

 

 

對不起我明天第一堂有課所以8600839dc03e6275b53fd03a0eba09cf8600839dc03e6275b53fd03a0eba09cf8600839dc03e6275b53fd03a0eba09cf  

祝我下篇補得完8600839dc03e6275b53fd03a0eba09cf8600839dc03e6275b53fd03a0eba09cf8600839dc03e6275b53fd03a0eba09cf8600839dc03e6275b53fd03a0eba09cf8600839dc03e6275b53fd03a0eba09cf8600839dc03e6275b53fd03a0eba09cf(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o 的頭像
Reo

自由天空

Re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