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有在標題打姬王子的一天惹喔喔喔喔

慶祝姓布的最近終於睡滿意了和王子躺下去睡了(抹臉

 

原本是要當壓歲錢結果一拖拖到現在我真佩服我自己aec8d6c17906118147d1d1e523eac1fc_w48_h48  

那就這樣,有點R注意

不過一點都不肉啦跑劇情跑太認真就髒不起來喔喔喔   (被巴頭

 

 

 

 

  ※

 

 

 

 

  他總是一次又一次的想著。

 

  那時候如果做出不一樣的選擇,是不是現在就不會出現在這個世界?

 

 

 

  以死者的身分被喚醒時布列依斯的記憶幾乎一片空白,從聖女之子口中聽說被喚醒的是對塵世還有著留戀、抱著遺憾而死的人,為了回到人間,就得在聖女之子的帶領下踏上旅途,尋找失去的記憶,他更是感到茫然。

 

 

 

  還活著的時候,究竟有著什麼樣的遺憾讓自己成為被選上的人?

 

  原本他是抱持著這樣的疑惑去尋找自己的記憶的,隨著旅程的展開,他認識了許許多多的人,一點一滴的辛苦找回像拼圖一般破碎的記憶碎片。

 

 

 

  他還記得第一次在這個世界見到古魯瓦爾多時,他有種熟悉的感覺。

 

  胸口騷動著、隱隱作疼,可惜找回的記憶卻模模糊糊的,他甚至不能肯定的說出他和古魯瓦爾多是怎麼認識的。

 

 

 

  後來拿到碎片,像個旁觀者一樣瀏覽自己的記憶,真的是種很奇妙的感受。
  理應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卻不在腦海中留下半點痕跡,能依靠的,就只有那一點點的本能──或許是殘留在身體這個軀殼上的記憶吧。

 

 

 

  他總是一次又一次的重複那耳熟能詳的台詞,像是揶揄、又像是同情。

 

  在找回記憶後,他卻更為自己的目標感到迷惑。

 

 

 

 

 

  ──其實,能夠找回記憶,也不一定是好事吧?

 

 

 

 

 

  深夜。

 

  一整天的戰鬥和旅途讓大家十分疲倦,用完餐簡單梳洗打理過後眾人就各自就寢,宅邸裡安靜得沒有一點聲響,只有外頭森林裡昆蟲的低鳴,混雜著一點晚風吹拂樹枝的細微聲響。

 

 

 

  見時間差不多,布列依斯離開房間,穿過漆黑的走廊來到跟他只隔了間房的古魯瓦爾多房間。

 

  知道古魯瓦爾多沒有鎖門的習慣,布列依斯禮貌性的敲門,然後直接開門進入。

 

 

 

  「……你還真的來了啊。」

 

 

 

  懶洋洋躺在床邊的古魯瓦爾多穿著輕便的服裝,捲高的褲管露出白皙的大腿,上面有道血淋淋的傷痕──而那正是布列依斯過來的主要原因。

 

 

 

  稍早出任務途中,古魯瓦爾多不曉得是分神還是什麼因素,可以輕易躲開的攻擊他卻莫名的站在原地,大家反應過來時眼前已經是一片的腥紅。

 

  雖說最後還是成功擊敗了襲擊的魔物,古魯瓦爾多的傷勢卻讓大家不得不暫停腳步,摸黑趕回宅邸讓他療傷。

 

 

 

  「大小姐要我一定要來。」直接移動到櫃子旁取出繃帶及藥品,布列依斯來到古魯瓦爾多身旁,「還在出血嗎?」

 

 

 

  「一些些……反正沒被砍斷就好。」

 

 

 

  「你想氣死大小姐嗎?」紅與白的鮮明對比看起來有些怵目驚心,布列依斯拉過一旁的小椅子坐下,右手觸上傷口處。

 

 

 

  溫暖柔和的光芒自掌心發出,古魯瓦爾多沒有任何反抗,只是默默的看著布列依斯動作。原本還在緩緩滲出鮮血的傷口恨快就止住出血,收回手,布列依斯拿起繃帶開始包紮。

 

 

 

  瀏覽腦中找回的記憶有點模糊的印象,很久以前,在連隊時古魯瓦爾多也常常大半夜滿身是傷的回房。

 

  每次他氣急敗壞的替古魯瓦爾多包紮時,後者卻只是用著茫然的眼神看著他,似乎無法理解他的行為舉止。

 

 

 

  黑王子喜歡收集動物屍體。

 

  這傳聞在連隊中流傳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布列依斯卻覺得還要再補上幾句──古魯瓦爾多還喜歡浴血的感覺、喜歡戰鬥時那緊迫刺激、用劍劃開柔韌物體的觸感。

 

 

 

  有時布列依斯甚至覺得,古魯瓦爾多根本是故意弄傷自己。

 

 

 

  「為什麼要故意受傷?」

 

 

 

  「……

 

 

 

  「你到底在不滿什麼?你清楚受傷的話大小姐一定會叫我來幫你治療吧?」忍不住惡意加重手上的力道,古魯瓦爾多悶哼一聲,沉默了一陣子才開口,「你可以拒絕,不用管我。」

 

 

 

  「你到底……

 

 

 

  「你只要專心想著妹妹努力找回記憶回現世就好,我要做什麼不你管不著。」

 

 

 

  ……這傢伙到底在鬧什麼彆扭?莫名有點被惹火,布列依斯音量提高了許多。「梅莉亞是我唯一的親人,有她的記憶很正常吧?你自己的記憶還不是全是大臣什麼的……你出現在其他人記憶的部份,還比在我這裡多呢。」

 

 

 

  真要說起來,從目前找回的記憶看來,很多人是抱著怎樣的遺憾死去而被喚醒都有個大概的方向可以推測了。

 

 

 

  然而就只有古魯瓦爾多,拼湊起來的記憶讓人摸不著頭緒。

 

 

 

  「……你會介意這個?」腥紅眼眸對上布列依斯的淡紫,古魯瓦爾多閉上眼,接著往前傾身,讓兩人額際相貼。「比起現世,我更喜歡這個地方……過去那些記憶什麼的,我並不在意。」

 

 

 

  ──啊啊就是這句台詞。

 

  古魯瓦爾多面對自己才會出現的、那彷彿被詛咒一般,不斷重複的台詞。

 

 

 

  既然喜歡這裡,又怎麼會因為遺憾而被喚醒?

 

  若是因為還未找回關鍵記憶,那麼當記憶全部找回的那一刻,打開的又會是怎樣的潘朵拉盒子?

 

 

 

  「那你又為什麼要因為梅莉亞鬧脾氣。」

 

 

 

  「……沒什麼。」

 

 

 

  「算了。」直覺再追問下去也得不到答案,布列依斯反射性想起身離去。沒想到一抬頭,唇邊就這麼擦過什麼柔軟的物體。

 

  突然的意外兩個人都愣了一下,布列依斯僅來得及說一句抱歉就被古魯瓦爾多迅速用手掌掩住雙眼。

 

 

 

  無法看見古魯瓦爾多的表情,布列依斯只聽見古魯瓦爾多悶悶的開口。

 

 

 

  「……沒關係。」聲音細小而沙啞,但布列依斯確定自己沒聽錯。

 

 

 

  「你……

 

 

 

  「我說了,沒關係。」

 

 

 

  「……」總覺得,事情正在逐漸往自己所不能掌控的方向發展。

 

 

 

  用手勾住古魯瓦爾多的頸項往自己攬近,覆在自己眼上的手並沒有施力,布列依斯遲疑了好一陣子,才以很緩慢的速度將臉貼近。

 

  鼻間盈滿彼此溫熱的吐息,感覺唇貼上了古魯瓦爾多的鼻尖,布列依斯在一片黑暗中摸索著調整碎吻落下的位置,鼻尖、臉頰、下顎,直到四片唇再次貼在一起。

 

 

 

  輕軟的觸感十分醉人,細細啄吻磨娑,嘴角突如其來的刺痛不用想就知道是黑王子的傑作。

 

  鐵鏽味在唇畔擴散開,視覺被剝奪反而能清楚感覺古魯瓦爾多用溼軟的舌尖幼獸似的舔去滲出的紅,若是拉開古魯瓦爾多的手,大概能見到十分淫靡的光景吧。

 

 

 

  「古魯瓦爾多,你有沒有想過?」

 

 

 

  「如果你的生命是由我親手結束的,到你取回記憶的那時候,我們還能像現在這樣相處嗎?」

 

 

 

  將古魯瓦爾多壓倒在床舖上時布列依斯這麼開口了,然而古魯瓦爾多只是懶洋洋的仰著頭,半瞇的眼顯然沒打算回答布列依斯的問題。

 

  不得不承認,古魯瓦爾多身上的確存在著一股王族特有的高貴氣質,布列依斯在褪去古魯瓦爾多的衣物時甚至不自覺的放輕動作,生怕惹怒了尊貴的王子殿下。

 

 

 

  「……我想知道,我們除了連隊舊識之外是不是還有著什麼關聯性。」

 

 

 

  帶著薄繭的手掌撫上敏感腰側讓黑王子縮了縮身子,勻稱有著好看肌理、卻不算強健的身材,搭上白皙的皮膚和幾道淺淺的疤痕,某種方面而言,算得上漂亮。

 

 

 

  「原來你還會在意這個嗎?」停下啃咬古魯瓦爾多形狀優美的鎖骨的動作,布列依斯挑起一邊的眉看向正用手指纏繞銀白色髮絲的古魯瓦爾多,語帶諷刺。

 

 

 

  只是舊識的話怎麼能夠輕易影響對方?明明扮演著讓對方取回記憶的關鍵角色,記憶中卻幾乎不存在關於對方的部份,那道將兩人聯繫在一起的鎖鏈名字為何,仍是個謎團。

 

 

 

  「吶,再繼續下去的話,就沒辦法挽回了喔?」

 

 

 

  過去堆疊起來的友誼、被喚醒後那無法辨認是友情亦或是愛情的複雜情感以及累積至今的關係性,都將在一個晚上內變質。

 

 

 

  「布列依斯。」感受著對方抵在自己下身那灼燙的脈動,黑王子眨眨被視為不詳的石榴紅眼眸,「我們,一直都不是什麼朋友。」

 

 

 

  「……也是呢。」

 

 

 

  垂下眼不再去思考過於繁複的問題,布列依斯避開傷口,扳開黑王子頎長的雙腿後使力將自己推入。

 

  黑王子生澀的身體像是在阻止著什麼錯誤發生,明明做過適當的擴張布列依斯還是覺得狹隘難行。腫脹的慾望被溫熱內壁緊絞住有些疼,承受著下身被肉刃一寸寸撐開的痛楚的古魯瓦爾多更是連眼角都綴上了淚珠。

 

 

 

  「古魯瓦爾多,還是──」

 

 

 

  一看到對方臉色慘白的模樣布列依斯就反射性想退出,但古魯瓦爾多卻像用盡全身力氣般的緊摟住他的背不肯讓他離去,彷彿一鬆手就會失去什麼重要事物。

 

  無奈的輕吻上被咬到快出血的唇瓣作為安撫,古魯瓦爾多痛到連話都說不出來的樣子令人有些心疼。

 

 

 

  「……不要逞強,可以嗎。」

 

 

 

 

 

  終究還是被牽著鼻子走了啊。

 

 

 

 

 

  最後到底是怎麼結束荒謬行為的兩人幾乎沒有印象,然而情事後的痕跡和疼痛卻清楚印證了瘋狂的夜晚。

 

  放任古魯瓦爾多剛睡醒時那小動物似的行為模式在他身上輕蹭,布列依斯也只能無力的嘆氣。

 

  

 

 

 

  ──在相殺的日子來臨之前,還能像現在這樣維持多久呢?

 

 

 

 

【Fin】

 

 

好累喔我到底在幹嘛(躺

不忍說R4王子讓我頗哀桑的說好的ㄅㄌ呢,WHY你們兩個像路人一樣喔喔喔喔喔  

整天看OO和XX派的腦補得很開心叫叫跳跳大肆宣傳我心都碎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o 的頭像
Reo

自由天空

Re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