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阿修活動衍生,電波注意

老樣子的小學生吵架&少女間杯,請小心腳邊地雷感謝。

 

 


 

 

 

 

顫抖的手停滯在半空中,盯著阿修羅面無表情的臉,里斯混亂的腦袋努力地思考該如何處理現在這個情況。

 

事情的開端要說到幾天前出現在領導者臉上的瘀斑。

本來活蹦亂跳與普通女孩無異的人偶因為詛咒的侵蝕變得病懨懨、甚至差點死去,宅邸裡的戰士們都難以置信。從侍僧那邊得到不遠處出現一塊從未見過的神祕土地情報後,人偶決定帶領幾位她所信任的戰士一同前去調查。

 

如同猜測的,突破那塊區域並且消滅殘虐魔女之後詛咒漸漸消失了,但事情還沒結束,恢復朝氣的人偶開心地帶著他們在思量之淵蒐集白色的除魔面具──不為別的,就只因為出發前人偶與布勞約定好搜集足夠面具的話可以脫取阿修羅的衣服製作給人偶的服裝。

棲息在思量之淵的都是食人族之類的魔物,威脅性不大,但過多的數量應付起來令人十分煩躁,蒐集到第八個面具時里斯終於禁不住好奇心,向一旁負責指揮的人偶詢問阿修羅衣服的處置方式。

「你負責打怪搶面具,我負責脫,我們分工合作剛剛好啊!」人偶眨著眼如是說。當然,她臉上有些嚇人的瘀斑還在。

「這哪門子的分工合作法啊,我負責打當然是我負責脫好不好!」

聽見人偶理直氣壯的回答忍不住就脫口而出,某王牌氣呼呼地放火燒了成群結隊的死人魔,速度快到讓人偶連狡辯都來不及,張嘴支支吾吾老半天最後不滿地發出抗議:「你什麼時候那麼想脫阿修羅了!你不是──」

「不管。」說話的同時還順手把阿修羅拉到身後護住,不讓嬌小的人偶得逞。

「唉……好吧,看你打怪很認真的份上……那我帶佛羅他們繼續去蒐集其他面具,回去我要看到衣服擺在我房間喔。

出乎意料的,人偶妥協了。將已經收集到的面具託付給里斯帶回宅邸,人偶乾脆地領著佛羅倫斯和阿奇波爾多繼續前進。

 

這下里斯想反悔也來不及,只能硬著頭皮將人帶回自己房間。

明明是受害者的身分阿修羅卻莫名安分,除了半途去自己房間拿替換衣物之外全程都乖順地接受里斯擺布沒有反抗──這也是為什麼現在會演變為阿修羅坐在床沿和里斯面對面大眼瞪小眼的詭異狀況。

不該因為一時衝動說要自己來的啊啊啊!里斯內心不斷哀嚎,可惜阿修羅聽不到,依然靜靜地等著他下一步動作。

 

「你到底要不要開始?」見里斯似乎還在天人交戰,已經等了快半小時的阿修羅沒了耐心,皺起眉催促。不過一開口里斯臉上又是一陣青一陣白。

「可是、我──」

「可是什麼?」

……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聲音小到堪比蚊子叫。

「所以不就說了我自己來就好……」說要脫卻只會站在原地發呆,提議要自己來又一秒拒絕,完全不能理解里斯在糾結什麼的阿修羅困擾地揉著額際,「我又不是第一個衣服被大小姐拿去的,你是在大驚小怪什麼?」

「你不一樣!」

「啊?」

被狐疑的眼神注視反而讓里斯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說明腦海中那些支離破碎的想法,「因為……呃、反正剛剛那些死人魔都是我在打的,所以只有我能脫就對了!」

「那就快脫啊。」

里斯原本還在猶豫是不是該設法解釋清楚一點,然而這次阿修羅回應的語氣明顯充滿不耐,知道這是眼前的人要準備翻臉走人的前兆,這下再怎麼不好意思他還是趕快彎下腰,伸出手撫上阿修羅腰帶前繫成蝴蝶結的緞帶。

固定用途的結一被扯開,腰包內裝滿暗器的腰帶隨即鬆脫落至床鋪,里斯小心翼翼地把腰帶挪至一旁的矮櫃放好,注意力重新回到阿修羅身上繁雜的衣物。

腰帶都解開了這種時候是不是應該順勢把褲子脫掉才對……

里斯艱難地嚥了口口水,望著厚重的布料在心裡掙扎。一想到脫完褲子他就得全程面對下身赤裸的阿修羅進行剩下的工作,他決定還是先從其他無關緊要的配件下手。

「不把下半身一次解決嗎?」阿修羅上揚的語尾有著掩飾不住的笑意。

……那個最後再說。」

刻意忽略阿修羅唇邊不明顯的弧度,里斯輕輕捧起阿修羅的手,卸去覆住整個前臂的手甲。阿修羅也再沒多說什麼,微瞇著眼任憑里斯動作,高傲的模樣像極了一隻正在接受主人服務的貓咪。

「圍巾跟頭巾也要交出去嗎?」

「頭巾不在約定範圍內。」

「我知道了。」點點頭收回正要解開頭巾的手指,里斯將目標換成阿修羅總是不離身的深藍色圍巾。

說起來,扣除與東方神祇相同的特別名字之外,阿修羅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頭巾和圍巾了吧。不論天氣冷暖都維持相同的打扮,甚至連使用替身術時出現的那截木頭都綁上象徵性的布條,幾乎成了阿修羅的代表物。

「嗚」分心的同時不經意地撫過阿修羅敏感的頸項,因為緊張而顯得冰涼的指尖害得阿修羅反射性縮起脖子,見狀里斯急忙抽回手。

「抱歉、我不小心恍神了

……無所謂,快點結束。」

「嗯……

心虛地低下頭,這回里斯不敢再分神,專心地繼續手上的工作。先是解開圍巾,再來鬆開肩上的繩結及胸甲,流暢的動作與方才判若兩人,很快地,阿修羅身上就只剩下一件薄衫和褲子。

 

──最尷尬的部分來了。

用力地深呼吸一口氣才動手掀起阿修羅的上衣,里斯努力無視臉頰上傳來的燥熱,別開視線不敢去觀賞眼前的大片春光。明明只是短短幾秒鐘的事情卻像過了好幾個鐘頭那麼漫長,成功脫去阿修羅的衣服後里斯突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動。

現在只剩下褲子,脫完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緊繃的神經終於放鬆下來,愉快地轉身將衣服拿去和其他已經脫下的配件擺在一起,里斯回過頭,卻看到阿修羅朝著他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淺笑。背脊倏地竄上一股寒意,依照他對阿修羅的了解,接下來他鐵定要大難臨頭。

 

阿修羅抬起臉迎上他的視線,慢條斯理地開口:「吶,我問你。」

……什麼?」刻意放緩的語調反而更使人恐懼,里斯戰戰兢兢地等著阿修羅宣判他的死刑。

「我這樣坐著,你要怎麼脫我褲子?」

「啊?你可以站著讓我脫或是乾脆往後躺……欸?」回答的同時自然地想像了一下那個畫面,里斯這才發現不對──不管哪個方案都是引人遐想的曖昧姿勢,難怪阿修羅從剛才就一臉快笑出來的模樣,「呃、那個……阿修羅,我可不可以……

「剛剛好像有人堅持要全部自己來?」

「那是因為……

「早跟你說了讓我自己脫,想反悔了吧。」

「幹嘛講得一副我每次都反悔一樣……」見阿修羅立刻投來一副『你沒有嗎』的懷疑眼神,覺得被輕視的里斯惱羞成怒地大吼,「好啦!我脫就是了!」

自暴自棄地將人按倒在床舖上,里斯有些粗魯地扯下阿修羅下身的布料,失去理智的腦袋直到阿修羅錯愕的表情映入眼簾才重新恢復運轉。

柔順的棕髮散落在純白的床單,阿修羅瞪大琥珀色眼瞳顯然對於眼前的突發狀況措手不及。里斯先是愣住幾秒,用眼角餘光瞥到阿修羅長期被布料掩蓋而白皙的大腿,他總算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

 

「呃、我不是故意要──

……可以喔。」

……咦?」

 

 


 

 

 

只缺阿修趴頭娃娃就可以全套阿修裝

鐵克威拜託快來騙我的抽抽啊(?!

最後順利拿到阿修刀真是太美好了,本來刷到像喜憨看到差22w都快哭了(R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o 的頭像
Reo

自由天空

Re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