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3.sinaimg.cn/mw1024/6aee9983jw1e78sr1cmfej20hs1sv77h.jpg

 

男友力三十題

 12.「沒關係的。」

 

 

 

墨黑的夜空被厚重的雲層掩蓋,明亮的月光成了魔都羅占布爾克唯一的光線來源,將纏鬥中的兩人映在地面的影子拉長。

做為負傷下場待命的隊友,里斯只能站在場邊觀看身為領導者的人偶指揮阿修羅和對手戰鬥。自阿修羅上場後,戰鬥已經持續了好一會仍無法打破僵局,偏偏阿修羅的攻擊一直失準無法命中,反而不斷被對方趁隙召喚出的魔物攻擊而受傷。

──阿修羅今天的狀況不好。

明顯的事實,但先鋒的碧姬媞不擅長持久戰早已下場無法再戰,自己也已經重傷沒辦法再支撐多久,里斯正思量著解決方法時,一旁的人偶直接下達換人的指令。

 

「里斯,情況有點危險,你先上場幫阿修羅擋一下。」

 

沒多說什麼就直接握起劍上前,見對方湊巧也換了待命的隊友上場,里斯率先發動劫火削弱對方的攻擊。利用等待對方動作的空檔,里斯憑著多年累積下來的對戰經驗,試著重新估算情勢。

對方主將是在移動時攻擊的,而自己與阿修羅所剩的體力估計再受到一波攻擊就準備全軍覆沒。

如果直接打倒對方現在在場上的隊友,自己和阿修羅就得再吃一次魔物群的攻擊。那麼最有機會一舉打敗對方的情況,就是讓阿修羅用烈風逼出對方的主將──不過先決條件是,自己因這次的攻擊倒下而讓阿修羅上場。

 

回頭看了一下一旁負責指揮的人偶以及待命的阿修羅,兩人凝重的表情似乎也意識到了這個最簡單的方法,人偶顯然猶豫不決遲遲無法決定下一步動作,大概正困擾著該不該直接放棄自己吧。

 

「大小姐?」

……全力防禦吧。」

 

看來自家領導人還是太心軟了呢。

不過,果然還是不想把快到手的勝利拱手讓人。

 

「阿修羅,你準備上場了喔。」

「喂,你該不會……

「沒關係的。」難得看到阿修羅冷淡的臉上露出震驚的表情,但里斯只是回給他一個和以往相同的笑容,然後放棄防禦似的直接正面承受敵人攻擊。

 

「我知道──所以,沒關係的。」

 

濺出的血花宛如曼珠沙華灑落一地。

艷紅的色彩在皎潔的月光照耀下閃爍著美麗的光輝。

 

 

 

 

 

 

恢復意識的時候戰鬥已經結束。

因為失血以及血汙視線仍有些模糊,只能從清晰的水聲以及偶爾噴到臉上的水花判斷出自己是應該被搬到魔都中心的那個噴水池旁。

 

伸出因脫力而隱隱顫抖的手臂扶住水池邊緣想撐起身體,還沒恢復體力就勉強自己的結果就是里斯差點重心不穩一頭栽進水裡,幸好坐在一旁休息的阿修羅眼明手快及時將往後倒去的里斯抓住拉回來,阻止悲劇發生。

 

「呃、謝啦……」尷尬地傻笑馬上被阿修羅白了一眼,里斯只得無辜的重新靠回池邊,打消起身的念頭。「話說結果怎麼樣了?」

「還用說,當然贏了。」

「啊哈哈,我就知道阿修羅你沒問──哎唷!痛!」

「吵死了。」不知道是不是要掩蓋害羞,阿修羅直接惡狠狠的往里斯的頭一掌巴下去。聽到悽慘的哀嚎聲才滿意的收手,拿起稍早前跟人偶借來擱在一旁的手帕浸入水池,沾濕後湊上前替還抱著頭的里斯擦去眼皮上妨礙視線的血漬。

 

……就這麼相信我不會出錯?」

「都認識這麼久了,你的實力我還不清楚嗎。」

「你真的是……

似乎還想教訓點什麼,不過猶豫了一會阿修羅還是沒說出口,只是默默的繼續手上擦拭的動作。

專注的盯著阿修羅陷入沉思的臉,直到視線對上,里斯這才後知後覺的注意到兩人過於親暱的距離,近到連阿修羅思考時習慣抿唇的細微動作都看得一清二楚。

……阿修羅?」

幾乎是氣音的微弱叫喊。

他很確定阿修羅有聽到自己的呼喚,但阿修羅只有手邊的動作停頓了一下,沒有別過視線也沒有退開,漠然地回望他。

 

這種情況,是不是該……

 

「你們兩個能動了嗎?要準備回去囉。」

人偶的聲音忽然從遠方傳來打破了曖昧的氛圍,像做壞事被逮到的孩童一樣急忙拉開距離,里斯意外發現自己體力似乎已經恢復到可以移動的狀態。

朝距離有些遙遠的人偶以及碧姬媞揮手示意,這次他順利的站起身子,沒再像剛才那樣失血過多而搖搖晃晃差點跌倒。

「那、阿修羅,我們走吧?」

轉身的瞬間領口突然有股拉力扯得里斯不得不側過身體,還來不及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柔軟的觸感就印上嘴角,然後迅速離開。

 

……欸?!」

「笨蛋。」

 

態度自然得彷彿剛剛什麼事都沒發生過,阿修羅直接拋下愣在原地的里斯,逕自前去和等候多時的人偶及碧姬媞會合。

 

 

 

 


 

 

給某棉花的提早到的生賀(被痛打

本來只是想寫以前打過的某場對戰,結果寫完發現這台詞好像在哪裡看過

所以就將錯就錯當成30題了(?

聽說一開始沒有最後六行(繼續被痛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o 的頭像
Reo

自由天空

Re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