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是有個北七開練習房遇到金薩爾耍笨忘記會被搶牌讓血恩跟劍33全被幹走所以寫給王子賠罪的東西(到底

聽說本來想當情人節賀文

聽說情人節已經過很久了(夠了##

 

總之,應該是王子姬嗯(?

不喜歡勿入唷w

 

 

  ※ 

 

 

 

  現在……是什麼情況?

 

 

  好不容易結束一天的任務可以休息,一打開房門,古魯瓦爾多就注意到自己房間多了個不速之客。

  說是不速之客也不太對,今天待在宅邸裡待命的布列依斯此時正躺在他的床鋪上,因為背對的關係只能看到那頭披散在枕頭上的美麗銀髮,沒有被開門聲吵醒讓古魯瓦爾多有些意外。

 

  「你在這裡做什麼……布列依斯?」

 

  布列依斯一直都是個淺眠的人,記憶中光是以前在連隊時期,布列依斯就曾因一點風吹草動大半夜驚醒過來,更別提現在這個常有魔物襲擊的世界。

 

  開口輕喚幾聲也沒得到回應,感到不對勁的古魯瓦爾多皺起眉,走到床邊用蠻力將布列依斯轉向自己這才發現布列依斯嘴被用布條塞著無法發出聲音,身體動彈不得顯然是麻痹的效果。

 

  「你到底在玩什麼奇怪的遊戲……

 

  動手取下布條以狐疑的眼神打量布列依斯,後者憤怒的咬著唇像是受了什麼委屈,過一會才憤恨的開口,「我看起來像是在玩嗎……大小姐說什麼我最近表現不佳,趁我不注意就聯合瑪格莉特小姐還有利……算了,不提也罷。」

 

  「……原來如此。」

 

  「?」

 

  「剛剛遇到大小姐她說因為她今天失誤害我受傷很過意不去,所以準備了慰勞品……原來是指你嗎……

 

  回想起回房前聖女之子臉上十分愧疚的表情和提到慰勞品時那不懷好意的眼神,現在事情總算真相大白。

  忍不住用手揉揉隱隱作疼的太陽穴,古魯瓦爾多看向床上的慰勞品,感到有些困擾。

 

  「大小姐到底在想什麼……

 

  ──這是差別待遇吧?

  聽到古魯瓦爾多的話布列依斯差點沒氣死,總是掛著嚴肅表情的臉上難得出現一點不自然的尷尬紅暈。

 

  之前大小姐還沒怎麼在帶古魯瓦爾多出門的時候,最受信賴的的確是自己,現在卻變成這樣,只差沒被直接綁個蝴蝶結送--自己在說什麼。

  注意到自己想到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布列依斯瞬間有種想掐死自己的衝動,至於為什麼會讓古魯瓦爾多篡位的問題顯然完全被他忽略。

 

  「你覺得我該怎麼處置你呢,慰勞品?」

 

  蔥白手指優雅的捻起布列依斯臉頰邊的髮絲,動作輕柔卻成功拉回布列依斯的注意力,黑王子帶了一點倦意的嗓音有種獨特的魅力讓布列依斯連反駁慰勞品這個稱呼都沒辦法。

 

  「大小姐還真放心,她怎麼有自信我不會讓你變成我劍下的收藏品之一呢?」

 

  「……夠了,古魯瓦爾多,你以為我會乖乖任你宰割?」

 

  「你忘了你現在是被綁在我床上嗎?審問官大人。」側坐到床舖邊緣,古魯瓦爾多傾身貼近布列依斯的臉,方才在布列依斯臉頰旁的手移到頸部,有意無意的解開領口用指尖輕撫突起的喉結,「或者是,你喜歡這種的?」

 

  溫熱的鼻息打在對方唇上,過於靠近的距離古魯瓦爾多甚至可以看到布列依斯長長的眼睫上綴著掙扎時落下的生理性淚水,在燈光下閃著璀璨的色彩。

 

  「真的照大小姐的意思似乎也不錯?」那抹美麗的紫中倒映的是自己的紅,搭配上審判者精緻的五官,令人看得着迷,古魯瓦爾多瞇起的眼中閃著危險的光芒,「……就這麼辦吧。

 

  「什、……

 

  唇上突然襲上柔軟的觸感,不屬於自己的冰涼溫度輕蹭著,一時反應不過來、或者該說根本沒預料到黑王子會真的動作,布列依斯愣愣的眨著眼,連可以側過臉躲開的事實都沒注意到。

 

  思緒一團混亂的布列依斯還忙著思考該怎麼阻止古魯瓦爾多,沒想到古魯瓦爾多沒有深吻,只淺淺的讓四片唇相貼磨挲,然後在他唇上輕啃一下就起身,開始替他解開繩子。

 

  「……?」

 

  「……比起半強迫的形式我還是更喜歡守在你旁邊。」

  

  隨手將繩索拋到一旁地板,古魯瓦爾多轉過身去拿換洗衣物準備洗澡休息。

  離開房間前,古魯瓦爾多像是想到什麼,停下腳步又補了句。

 

  「就當你欠我一次,布列依斯。」

 

  沒有回過頭的黑王子沒注意到審判者白皙臉頰那莫名的紅。

 

 

 

  【Fin】

 

 

 

 

呃我家王子髒不起來 

好不容易培養起骯髒的氛圍(?)立刻不見到底是為什麼呢(??????

對了為什麼那篇光影短篇點閱會破百喔喔喔我快嚇哭了那篇只是渣渣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o 的頭像
Reo

自由天空

Re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