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是拿到爛牌只好王子布列二選一,結果王子卻30骰6輸了的後續(??????

看看就好別太認真(欸

 

 

 

  ※

 

 

 

  動作僵硬的拿著繃帶替自己右手臂上傷口包紮,用非慣用手的結果是原本已經習慣的工作慘不忍睹,繃帶歪歪斜斜的無法繞緊還沾上了點血跡。

 

  正困擾著該如何是好時房門突然被打開,布列依斯只好停下手邊的動作。

  抬眼,不意外的在門邊看到那個讓自己受重傷的罪魁禍首。

 

  「……你來做什麼?」看古魯瓦爾多走到自己旁邊卻不發一語,布列依斯沒好氣的開口。

 

  ──真不該一時衝動替他擋下雷擊的。

  右手上的傷口痛得要命,更不用提受到波及的其他部分,光側腰就好幾道見血的擦傷。

 

  幫他擋也就算了,結果古魯瓦爾多還是心不在焉的輸了。

  連大小姐都被氣到差點哭出來,這傢伙到底……

 

  「……大小姐叫我過來。」

 

  「過來幹嘛?」

 

  很想不發脾氣但身上的傷隱隱作痛令人十分焦躁,布列依斯皺著眉,口氣冰冷得連古魯瓦爾多都打了個寒顫。

  僵持了一陣子,最後古魯瓦爾多還是吞吞吐吐的開口,「……我幫你吧。」

 

  「……不用,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大小姐要我來幫你的,你拒絕我會被罵……

 

  「……意思是不是大小姐的命令的話,你根本不會過來?是這樣的話你可以出去了。」

 

  終於連最後一點理智也斷裂,布列依斯不客氣的直接下達逐客令。

  自己到底是為什麼要替這個為所欲為的傢伙收拾爛攤子,讓自己現在狼狽不堪?

  換到的是什麼?更多激怒自己的言語嗎?

 

  「……你在生什麼氣?

 

  「我沒有生氣。」注意到古魯瓦爾多似乎想說些什麼,布列依斯直接打斷他,「夠了,拜託你快回房間去睡覺,我很累了想趕快處理完傷口休息。」

 

  古魯瓦爾多還是沒有動作。

  已經沒有耐性再磨下去,布列依斯直接抽起身邊的劍打算把對方趕出去,沒想到古魯瓦爾多俐落的閃過,還來不及反應,布列依斯就感覺到自己被摟住。

   

  比自己低了一點的體溫在冬天裡還是十分溫暖,沒把人推開,布列依斯愣愣的任憑對方緊緊抱住自己。

 

  「……抱歉,讓你替我擋傷還輸了。」

 

  「……

 

  「……可是,看你身上都是傷我真的沒辦法專心

 

 

  【Fin?】

 

 

 

  誰來告訴我我在寫什麼(艸艸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o 的頭像
Reo

自由天空

Re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